转眼已经到了2018年,我衷心祝大家有灿烂美味的一年!美酒年年有,但每个年份、每个产区条件和遭遇都不一样,作为农夫、酒厂或葡萄园主的,除了回顾过去的年份点滴,还会做好纪录,方便将来作参考,方可以提升产质量素,保持业务畅顺。 身为酒客的,当然同样期待天公作美,来年多些价钱公道的好酒,毋需花费不菲仍可继续精明地醺享人生。   

  2018年已经从当时的千禧婴孩变成十八岁成年人的日子,确实是人年纪愈长,愈觉得时间过得快。 2000年刻画着跨世纪,人人都在谈千年虫,彷如昨日。 在酒的世界里,特别是欧洲,2000年倒是一个理想年份,例如波尔多(Bordeaux),商户着重的评分非常高,时至今日仍然很受收藏客欢迎。 接近十八年后的今日,品喝表现上佳,最近我尝了朋友分享的一瓶2000年波尔多右岸St Emilion Chateau Figeac,果味进化刚好进入巅峰状态,酒体饱满,层次分明,有极强复杂性,收结很长。 千禧年的酒是廿一世纪第一个年份,不是一开始便如鱼得水,冬天寒冷,春天温和,却出现了令人头疼的霉菌,导致延迟开花。 初夏时热时冷,然后整个六七月均阳光欠奉,湿湿冷冷,当时叫几多农夫担惊受怕,深恐时代性的千禧是糟糕的一年。 若说酒界的一年是马拉松,该年可是一个后劲凌厉的健儿,留后了几个月的景况,就靠阳光满满且干爽热暖的盛夏八月和初秋九月份全面追回。 当年的九月甚至有好几个小型热浪,直接影响葡萄皮增厚,因此2000的波尔多丹宁量高且口感绵密丰润是不无道理的。   

  经过快十八年的瓶内陈年和光阴洗礼,现在不论是左岸还是右岸的波尔多红,均是年轻力壮但已届适饮期。 2000年波尔多红酒比白酒和甜酒的表现突出很多,千禧波尔多红酒都颜色深、酒体丰、香气重,味道圆润滑溜,具备深厚陈年潜力,因此仍有不少收藏者增持。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32KB]

西班牙Ribera del Duero 1999年 Vega Sicilia “Unico”

  千禧年值得记住,其实千禧前一年—即二十世纪最后一年的1999年也极度划时代。 这一年的波尔多质素一般,布尔冈(Burgundy)却出色非常,产量不缺,质素上乘,红酒极其优雅,充满红色水果之外,黑、蓝莓和黑李子也十分吸引。 该年的白酒丰盈,酸度充足,平衡有内涵。 前几天我托朋友的鸿福,也喝了瓶法国以外的珍品:西班牙Ribera del Duero 1999年 Vega Sicilia “Unico”,一个多雨水的年份,但作为西班牙红酒王者酒庄仍可酿出高质佳酿—拥有平衡有身段的酒体, 丹宁质地多汁香甜,黑加仑子、西梅、杨梅味浓,收结带诱人香料,干净利落,明显进入适饮期,即使明知不及之后的千禧年但表现仍令人神往。

美酿文化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