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葡萄酒产区,阿德莱得山区(Adelaide Hills)的历史不长,却发展迅速,日益成为南澳的“潮流先锋”。本期产区特辑,让我们充分了解这里最“In”的品种,以及最有看点的酒庄吧。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53KB]
图片版权:Danita Delimont Creative / Alamy

阿德莱得山区(Adelaide Hills)的现代葡萄酒产业始于1976年,当时Brian Croser在皮卡迪利谷(Piccadilly Valley)种下了葡萄之路(Petaluma)酒庄的第一批葡萄藤。他现在仍住在皮卡迪利谷,酿造塔娜酒庄(Tapanappa)的葡萄酒。 

尽管阿德莱得山区作为葡萄酒产区仅有40年的历史,但它发展相当迅速,如今已一跃成为澳大利亚最优质的葡萄酒产区之一。这里有许多精美的餐厅、让人放松身心的休闲活动和风景如画的村庄,而且距离阿德莱得市中心只有半小时车程,来自全世界的游客总是络绎不绝。

在产区海拔最高、气候最凉爽的地方,让人想起山峦起伏的英国田园,四季常青、绿树成荫,花园树篱郁郁葱葱。在产区地势较低、温度偏高的地区,则更带有澳大利亚的特色,土地上灌木丛生,间或点缀着一些桉树和木麻黄。

但是,吸引游客接踵而来的,却不是风景,而是葡萄酒。当今葡萄酒世界最引人注目的新秀葡萄品种和葡萄酒风格,正是阿德莱得山区的“拿手好戏”。

阿德莱得山区的最低海拔为300米,最高海拔约500米。它北部和南部的一些产区,如大名鼎鼎的布诺萨山谷(Barossa Valley)和迈拉仑维尔(McLaren Vale),作为葡萄酒产区比它历史更为悠久,但阿德莱得山区的气候比它们更为凉爽和湿润。

凉爽的气候意味着采摘时间更晚、葡萄酒风格更精致,更适合喜爱冷凉气候条件的葡萄品种,如霞多丽和黑比诺(用于酿造静止和起泡酒)、长相思、雷司令、绿维特(Gruner Veltliner)等。这里也出产设拉子(Shiraz),但风格与来自布诺萨等产区的酒相比,酒体更轻盈、口味更辛香。

随着全球变暖的影响,不仅是当家品种设拉子,赤霞珠、梅乐、内比奥罗(Nebbiolo)和添普兰尼洛(Tempranillo,也译丹魄)也可以在阿德莱得山区更稳定地达到完全成熟。

产区内地势最高、气候最冷的一些地方,如皮卡迪利谷(Piccadilly Valley)、艾什顿(Ashton)、凯里谷地(Carey Gully)、伦斯伍德(Lenswood)和洛伯撒尔(Lobethal)等,出产最精致、风味最集中的霞多丽和黑比诺。

同时,地势较低、气候较温暖的地方,如麦克里斯菲尔德(Macclesfield)和克斯布鲁克(Kersbrook),则能酿造十分饱满的红葡萄酒。

传统法酿造的起泡酒

据估算,在阿德莱得山区,如今有25-30家酒庄以传统法酿造起泡酒,这个数字在近年来有显著增长。以阿德莱得山区葡萄酒展(Adelaide Hills Wine Show)为例,在2017年有45款起泡酒参赛,而2011年只有25款,2005年仅有两款。2018年,该葡萄酒展首次举办了两场起泡酒大师班。

这些数字反映出来自阿德莱得山区起泡酒,正在赢得更加广泛的关注和喜爱。Deviation Road酒庄的Kate Laurie表示,人们对起泡桃红的需求尤其旺盛。她现有的四个品牌每年只销售2500箱,但目前她正在增加她的起泡酒产量。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28KB]
图片版权:Adelaide Hills Wine

劳里的精品酒,与葡萄之路酒庄(Petaluma)这样的巨擎产量相比,显然遥不可及。葡萄之路的主力起泡酒Croser 无年份,年产量7万箱。它的销售额曾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直到后来他们为了保证葡萄果实的质量和酒液与酒泥接触的时间,不得不限制产量。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高端起泡酒的关注转移到塔斯马尼亚(Tasmania),阿德莱得山区为自己找到了小众市场的定位,成为澳大利亚大陆之上极少数精美起泡酒的产区之一。澳大利亚所有起泡酒中,阿德莱得山区的产量不到5%(包括以任何酿造方法出产的起泡酒),但在高端起泡酒当中却占据了相当重要的比重。

Xavier Bizot来自拥有堡林爵香槟(Champagne Bollinger)的Bizot家族。现在,他和妻子Lucy Croser一起经营Terre à Terre 酒庄,出产起泡酒Daosa。

他说:“澳大利亚仅有极少数几个产区,拥有得天独厚的微气候,是出产高品质起泡酒(当然,是以传统法酿制)的理想之地,而阿德莱得山区就是其中之一。”

阿德莱得山区酿造起泡酒的历史始于1976年,当时Brian Croser创立了葡萄之路酒庄。他认为阿德莱得山区——尤其是海拔最高、温度最低、以及湿度最高的地方——适合酿制霞多丽和黑比诺起泡葡萄酒。他说服堡林爵香槟 参与其中,并将布里奇沃特磨坊(Bridgewater Mill)改造为一间专供起泡酒熟化和除渣的设施。第一个年份的起泡酒Bridgewater Brut以这间磨坊命名,并于1986年发售。

酒泥接触的时间长短不等。有的酒泥接触时间较短(如Croser NV为6到12个月),而带年份的起泡酒则需要5到6年才会上市。时间最长的是葡萄之路酒庄的Croser Late Disgorged(“晚除渣”),酒泥接触时间长达 13年,目前发售的是2004的年份起泡酒。

值得一试的品牌:
Ashton Hills
Bird in Hand
Daosa
Deviation Road
Petaluma’s Croser
Sidewood
The Lane

葡萄品种绿维特

奥地利的特色品种绿维特(Gruner Veltliner),是欧洲市场颇为热门的餐酒品种之一。

而阿德莱得山区,正是澳大利亚的绿维特之都,有26家酒庄都出产这一品种。

而这一切几乎就发生在倏忽之间——第一批绿维特葡萄藤种植于2008年,海恩多夫山酒庄(Hahndorf Hill Winery) 在2010年酿造了第一批澳大利亚绿维特葡萄酒。现在整个产区至少有17公顷的绿维特藤。

其中最出色的一些绿维特葡萄酒,与奥地利的干型绿维特不相上下。

胡椒、柠檬、杏仁和烟草的香味是它的典型风味;虽然并不复杂,但新鲜爽洌、令人胃口大开,适合与各种各样的食物搭配。

曾有一份奥地利杂志进行过一次绿维特品鉴,酒款来自不含“本家”奥地利的六个国家。其中两款阿德莱得山区的葡萄酒进入前五名:Hahndorf Hill酒庄的2012年份荣登榜首,Geoff Hardy的K1 2012年份位居第四。

这大大增强了阿德莱得山区的信心。而积极开展合作,也是他们成功的关键:种植者们彼此交流想法和经验,甚至成立了绿维特种植者小组(Gruner Growers Group)。

“在去奥地利南部访问时,我问当地酿酒师,要生产高品质的绿维特葡萄酒,有哪些必不可少的因素。”Hahndorf Hill酒庄的Larry Jacobs说道。

“而得到的答案总是,这需要温热的白天和凉爽的夜晚,两者神奇地组合在一起[即在关键的生长和成熟期有显著的昼夜温差]。

“这让我很兴奋,因为这说的就是阿德莱得山区的气候。我们气候凉爽,并不是因为夏天的白天特别凉爽,而是因为我们的夜晚很冷。此外,我们的土壤构成非常相似。”

Jacobs说,阿德莱得山区绿维特的种植面积,迄今为止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事实上,把澳大利亚其它产区的绿维特种植面积都加起来,也不如这里。

值得一试的品牌
Artwine
Bird in Hand
Catlin
CRFT Wines
Deviation Road
Geoff Hardy
Hahndorf Hill
Longview
Nepenthe
The Pawn

霞多丽葡萄酒

霞多丽的足迹遍布阿德莱得山区,而那些最精美、最复杂、最值得陈年的霞多丽则来自最凉爽、海拔最高的地方,包括阿什顿、伦斯伍德、洛伯撒尔、皮卡迪利、夏城和乌莱德拉。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72KB]
图片版权:Adelaide Hills Wine

这些地区许多最早的葡萄园都是在葡萄之路酒庄的支持下种植的,葡萄既可用于酿造静止葡萄酒,也可用于起泡酒。Brian Croser离开葡萄之路酒庄,创建塔娜酒庄(Tapanappa)时,便把其中最出色的一块葡萄园——Tiers Vineyard留在了手中。

如今,他在皮卡迪利谷酿制了三款霞多丽葡萄酒,其中两款的葡萄全部来自Tiers Vineyard,最新的一款,则来自进行了翻新重栽的地块(藤间距1.5米)。Tapanappa Tiers Vineyard 2016年份在2018年的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奖(DWWA)中,是赛事最优霞多丽(Chardonnay Best in Show)奖项的获得者。

2012年,Shaw & Smith收购了一个已经建立多年的Lenswood葡萄园。该葡萄园位于海拔500米的地方,以前为起泡酒酿造商供应葡萄,后来则改造了栽培技术,开始为静止葡萄酒供应葡萄。Lenswood Vineyard Chardonnay (首个年份为2014年)甫一推出就大获成功。

Sidewood用它在奥克班克(Oakbank)葡萄园出产的葡萄酿造了两款优质的霞多丽:Mappinga 和Owen Signature Collection。到目前为止,2016年的Mappinga已经赢得了九枚金牌,主要是在国际葡萄酒比赛中赢得,还有三枚是在澳大利亚各大州首府的酒展上。这是一款现代风格的阿德莱得山霞多丽,酒精度(以新世界的标准而言)仅为12.2%——要知道在最近几年,14%-14.5%的酒精度在澳大利亚霞多丽中更为常见。

与澳大利亚其他地区一样,阿德莱得山区目前的趋势是寻找气候更凉爽的葡萄园选址,以较低的含糖量生产出风味十足的葡萄酒。因此,这些葡萄酒的酒精度较低,通过阻止苹果酸-乳酸发酵,保留了爽利的天然酸度。

同时,减少橡木味也是趋势,酿酒师们更多选择大桶(465L的puncheon而非225L的小桶barrique),且尽量减少新桶的使用。阿德莱得山区尤其适合这种清新的霞多丽风格。

值得一试的品牌
Bird in Hand
Geoff Weaver
Michael Hall
Murdoch Hill
Petaluma
Pike & Joyce
Shaw & Smith
Sidewood
Tapanappa
The Lane

*许多酒庄并不位于阿德莱得山区,却也从这里采购葡萄,酿制出上乘的霞多丽。他们当中一些比较重要的酒庄有:Grosset、翰斯科(Henschke), Mr Riggs、奔富(Penfolds)、 Thistledown、Wirra Wirra、Wolf Blass 和 御兰堡(Yalumba).

设拉子/西拉

可以这么说:澳大利亚的设拉子,风格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丰富。澳大利亚的传统产区,如布诺萨、猎人谷(Hunter Valley)和迈拉仑维尔等,以标志性的浓郁风格见长。

而世纪之交以来,在冷凉产区则出现了更轻、更精致骨感、更辛香的设拉子风格,令整个澳大利亚的设拉子拥有了更多样化的表现。

阿德莱得山区就是出产高品质设拉子的冷凉产区之一。在温度较高、海拔较低的地区,如Balhannah(Shaw & Smith酒庄所在地)和Macclesfield(Longview酒庄所在地),是种植和酿造葡萄酒的理想之地,酿造出来的葡萄酒既有颇受欢迎的辛香味,有时略带胡椒味的芳香和风味,又有令人满意的饱满度、酒体和单宁结构。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42KB]
图片版权:Adelaide Hills Wine

有的酿酒商甚至有意在酒标上标注 “西拉(Syrah)”,以示它们更接近“老家”法国罗讷河谷的风格,从而与更为浓郁、新世界风的“设拉子”区别开来。

与阿德莱得山区的设拉子/西拉同时崛起的,是澳大利亚全国范围内的酿酒新风潮:较低的酒精度,以及随之而来的、较高的自然酸度,较低的单宁,且更细致的橡木桶陈酿。换句话说,就是更“天然”的葡萄酒。

虽然在很久以前,在阿德莱得山区的某些地块,设拉子很难每年都达到充分成熟,但随着全球变暖的影响,现在同样是这些地块,出产的设拉子丰美、成熟,酒体适中到饱满,富有个性。

Shaw & Smith酒庄的变迁就很说明问题:酒厂附近原本种植的是喜凉的黑比诺(Pinot Noir),现在已经改种设拉子。不仅如此,这里出产的设拉子现在以单一园形式装瓶,是酒庄品质最高、价格最贵的酒款之一。

2014年,Stephen Pannell酒庄出产的一款阿德莱得山区西拉“SC Pannell Syrah”(来自海拔410米的Echunga葡萄园)为他赢得了澳大利亚最受赞誉的葡萄酒展冠军奖杯——吉米?沃森大奖(Jimmy Watson)。这里的花岗质土壤也适合设拉子的生长——众所周知,设拉子与花岗岩格外“亲近”。

这款酒的2016年份是一个创举:其中有30%的整串发酵,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大号的法国旧橡木桶中陈年的——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在新的法国小桶中酿造。这些现代的阿德莱得山区设拉子,让葡萄品种和其生长的土地,通过葡萄酒表达得更加清晰。

值得一试的品牌
Bird in Hand
Geoff Hardy
Longview
Murdoch Hill
Petaluma
Riposte
SC Pannell
Shaw & Smith
Sidewood
The Lane

花篮山(Basket Range)上的自然酒

在欧洲市场上颇为时髦的“自然酒(natural wine)”,在澳大利亚掀起了不小的风潮。

阿德莱得山区也不例外,拥有一小波致力于酿造自然酒的酿酒师。他们中有的受过专业训练,有的没有;但他们有着共同的追求与热情:那就是用可持续的栽培手法照料葡萄藤、酿制葡萄酒时不做人工干预,仅使用最低剂量的二氧化硫——有些甚至都不用。

在悉尼和墨尔本的后巷酒吧里,那些留着络腮胡、带着文身或身上穿环的侍酒师们是自然酒的忠实拥趸,他们精心制作好酒单,热情地向顾客们推荐。

尽管自然酒产量非常小,销售上的经济效益也十分有限,但从文化上讲,它们是葡萄酒世界本世纪迄今为止最大的风潮之一,尤其吸引特别年轻的葡萄酒消费者。不过自然酒的质量相当参差,最佳的那些品质上乘,而最差的一些则明显有缺陷,有的让人作呕。

在阿德莱得山区,有一个名为花篮山(Basket Range)的小小地域,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另类”酿酒师。他们没有什么自己的葡萄藤,因此大多从其他种植者那儿买葡萄。这些人通常并不富裕,他们真正的财富,是他们对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理念的热情及投入。

有些人受过专业的训练,如Taras Ochota (Ochota Barrels酒庄)和Anton Van Klopper (Lucy Margaux酒庄)都在大学里接受过葡萄酒教育;Alex Schulkin是澳大利亚葡萄酒研究院(Australian Wine Research Institute)的科学家。Gareth Belton (Gentle Folk酒庄)和James Erskine(Jauma酒庄)在学术上也有所成就。

他们的葡萄酒,会趁很年轻时就卖出去,因为酿酒师们负担不起让葡萄酒陈年的费用——不过这些酒年轻的时候就很好喝了。

不过,想要尝试来自阿德莱得山的自然酒不太容易,它们大多产量很小,销售渠道也很有限。要想品鉴这样的酒款,就得靠你悉心寻找了。


美酿文化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