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立:去年波尔多7月中连续暴雨导致霉菌爆发,但2018年份却相当出彩。顶级名庄的副牌酒尤其值得投资。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37KB]

“这可能是自1961年以来Palmer(宝玛酒庄)最成功的一年!” Thomas Duroux的开场白石破天惊,要知道1961可是波尔多公认的世纪年份,1961年份Palmer更是其中佼佼者。

这位CEO继而拿出一支小瓶装Palmer2018放在我们面前:“今天只有这个可以给你们品尝。”什么?没有副牌Alter Ego? 我们的2018年份波尔多期酒品鉴就以这样戏剧化的方式开启了。

Thomas说7月中连续暴雨导致霉菌爆发,采用有机和生物动力法的酒庄如Palmer、Latour、Pontet Canet,由于不能施用任何化学产品,损失尤其惨重。往年一棵葡萄藤上有四五个果串,今年只有一个,Palmer因此损失了大约2/3的产量。

接下来的8月和9月滴雨未降,又干又热,临近采收时年轻的葡萄藤挣扎于干旱脱水——老藤由于根系深入地下,受地表气候的影响较小。多亏了夏季凉爽的夜晚,带来缓慢的成熟期,赋予了这个年份丰富的单宁含量和迷人的新鲜度。Palmer经过长达1个月的精心采收,获得完美的成熟度,90%的葡萄得以进入正牌酒的酿造。

Palmer2018果香浓郁而纯净,单宁极其细腻而丰富,赋予酒深邃的架构感,回味清新迷人。Thomas说其实这个年份酸度并不高,是单宁和其他因素带来的新鲜度。

Margaux(玛歌酒庄)达到每公顷3100升的产量,情形略好,但也因为霉菌和干旱各损失了15%的产量。“我从来没见过赤霞珠的果粒这么小。”总酿酒师Philippe Bascaules说,由于果实浓缩,“酿造的关键是快速萃取、减少喷淋。”2018年份的Pavillon Rouge(玛歌红亭)果香新鲜纯净,富于红果和花香,单宁密集有质感,正牌酒Margaux更富于肉质感,果香饱满丰富,有着黑加仑的精巧香气。两款酒都达到完美的成熟度,既浓郁又美味。

在谈论Pichon Baron(男爵酒庄)2018年份的酒精度时,Christian Seely误把14.1%说成了13.1%,“你看我不习惯说14度以上。”他自嘲。2018是一个堪比2010的高酒精度年份,但香气、单宁和酒体的平衡使酒精感并不凸显。2018年份Pichon Baron十分新鲜浓郁,单宁细密丰富,极富陈年潜力。Les Tourelles de Longueville和Les Griffons de Pichon Baron两款副牌酒,一个以梅洛为主,一个以赤霞珠为主,显然前者更宜早饮。

Lafite(拉菲酒庄)依赖100个人在葡萄园里的辛勤劳作,预防了霉菌侵害。Chateau Lafite2018维持着一向极为细腻深长优雅的风格,而Carruades de Lafite和Duhart-Milon 2018也十分出彩,前者果香精细、多汁,回味有矿物气息,后者充满黑莓、桑椹的丰富香气,口感细腻。

对于Pichon Lalande(女爵酒庄),这同样是一个副牌酒也超精彩的大年。Reserve de La Comtesse2018果香精细,细腻优雅,堪比许多列级名庄正牌酒。Pichon Lalande 2018完美结合了强劲辛香和轻盈灵动,总酿酒师Nicolas Glumineau说,这是一个有着“黑皮诺风格”的女爵年份,也正是他一直为女爵风格寻求的DNA,“现在的问题是明年能不能酿出同样的酒。”他说。

Nicolas也比较了最近几个好年份,他认为2018是比2015更伟大的年份,拥有一切伟大年份的特征,是2010和2016年份的结合,酒精度接近2010年份,而经典感神似2016年份。

Haut Brion(奥比昂酒庄)和La Mission Haut Brion(美讯奥比昂酒庄)也成功地控制了霉菌发生,达到了每公顷5000升的正常产量。对比品鉴,Haut Brion单宁丝滑,细腻而深长,La Mission Haut Brion香气新鲜、精巧,酒体活泼深邃。目前似乎略显封闭。

在Beychevelle(龙船酒庄)作了2017和2018年份对比品鉴,相比轻盈细致的2017年份,2018年份显然更加成熟饱满,几乎有着烈酒渍樱桃的香气,柔软、丝滑,是一个充满享乐感的年份。

盛放于Saint Louis水晶杯中的Fourcas-Hosten2003年份柔和、优雅而复杂,提醒我们这来自于一片波尔多著名酿酒顾问Eric Boissenot 肯定的Listrac的风土。自从2006年爱马仕家族的Mommeja兄弟买下酒庄,我持续关注了Fourcas-Hosten几年,在葡萄园和酒窖里的持续投入渐渐起效,新年份品质越来越佳,总是充满优雅的红果花香,酸度明亮,以细腻而非强劲见长。2018年份可以说登上新的台阶——更加圆润饱满和富于肉质感。目前在调配中梅洛的比例偏高,Renaud Mommeja透露这是因为赤霞珠在重新种植,要到2024或2025年才能全部完成。令人感叹酒庄投资真是无底洞,若非有十足诚意和实力还是不要涉足吧。

Barton(巴顿家族)一直维持经典的圣朱利安村风格。2018年由于团队在葡萄园里的辛勤工作,加上渗水力强的砾石土质,幸运地几乎没有受到霉菌影响。品鉴2018年份Mauvesin Barton、Langoa Barton 和Leoville Barton,酿酒的精准度提升了,果香纯净,单宁细腻,Leoville Barton充满馥郁迷人的玫瑰花香。

另一家品质提升的酒庄是Boutisse,主要表现在果香更纯净,用桶更精准了。

Pedesclaux(百德诗歌酒庄)2018年份富于黑樱桃和辛香气息,酒体细腻顺畅,保持了风格的一致性。

Malartic-Lagraviere一直是波尔多品质优异、价格合理的代表,2018年份果香纯净细腻,单宁完美融入酒体。

Giscours(美人鱼酒庄)酿造的副牌酒La Sirene de Giscours的目标是性感,适宜早饮,Giscours正牌酒酒体圆润、浓郁,单宁打磨极为细腻,令人赞叹。

此后期酒价格会陆续放出,对于打算精明地购买2018年份波尔多期酒的读者,我的建议是关注顶级名庄的副牌酒,以及那些一直维持合理价格而品质稳定或持续上升的酒庄。


美酿文化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