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将因为两大挑战令西班牙的葡萄种植者和酒庄记忆深刻:一个是与葡萄园直接关联的霜霉病;另一个与新冠病毒有关,它影响着葡萄酒生产商从葡萄园到市场工作的各个方面。

这一年中,天气带来了许多挑战,很少有地区能幸免。

这是非常潮湿的一年,尤其是在沿海地区,春季的大雨与比通常更炎热的气温同时存在。这为霉菌提供了理想的生存条件,使得(酒农们)不得不在葡萄园中进行大量工作,但终究霜霉病对产量的影响超过了对品质的影响。终于,夏季的高温和干燥天气使霜霉病撤退。

葡萄藤发展的每个阶段都比以往更早,采收日期总体比典型年份早了14天。短暂的降雨为很多产区葡萄成熟期的最后阶段带来好处,并且没有影响到最终收成。但杜埃罗河岸产区却是个例外,那里的雨水导致采摘工作的频繁中断,(对于酒农来说)难以决断是应该继续采摘还是等待。

考虑到西班牙国内外葡萄酒市场的困境,一些产区为避免库存过多而采取了行动。比如在里奥哈,(葡萄园)的产量限制在潜在产量的90%,新的种植被暂时搁置。

那么,我们可以期待什么样的葡萄酒呢?与2019年较丰富的葡萄酒相比,大多数酿酒师对红白葡萄酒的风格描述都是:较为内敛,拥有良好的新鲜度和活泼的水果风味,同时也可能具有更大的陈酿潜力。

2020年西班牙的收成(预计):43.20亿升,包括葡萄酒和葡萄汁。产量比前一年更大,接近近年的平均水平。(资料来源:西班牙葡萄酒市场观察,www.oemv.es)。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42KB]

加利西亚
GALICIA

对于下海湾产区(DO Rias Baixas)的种植者们来说,今年的春季特别具有挑战性。雨水充沛,春天的温度高于往年,导致葡萄早发芽,这为霜霉和黑腐病提供了理想的条件。由天气所带来的问题开始得很早,这得使种植者们措手不及,在某些情况下,给农作物带来的高达50%的损失。

Zarate酒庄的Eulogio Pomares说:“冬天不是很冷,第一次病害侵袭是在开花之前发生的,我们通常习惯于病害来得更晚。”接下来情况改变了:“夏季十分干燥,有时非常炎热-对这个大西洋地区来说,缺水也是一件值得担忧的事情。”

8月底出现了暴雨:“那时我们担心葡萄感染灰霉病,但9月的其他时间还好,我们可以不间断地采收。”

“由于我们较早采收了葡萄,所以酒中的酒精含量比去年略低一些-2019年在成熟度和酒精度上都大约高出了半度。我喜欢2020年的质量和成熟度;葡萄酒显示出良好的平衡感。我认为这个年份将更适合早期饮用。”他总结道。

就产量而言,下海湾的总采收量略高于2019年。

得益于8月下旬和9月的有利天气,蒙特雷伊产区(Monterrei)采收量迄今为止最高。这可以确保稳定的采收期,红、白品种都能达到最佳的成熟度。

萨克拉河岸产区(Ribeira Sacra)葡萄园的位置通常在陡峭的山坡上以及更远离海岸,这使得该地区至少在早春时节避免了其他地区遭受霉菌侵袭的苦恼。该区域报告的标题为“ La Vendimia del Vertigo(忙到晕头转向的采收季)”,表明采收情况与期望相符,这里以红葡萄酒为主,尤其是门西亚(Mencia)。

对于地处内陆的瓦尔德奥拉斯产区(DO Valdeorras),虽然产量略低于2019年,但质量令人兴奋。歌德约(Godello)葡萄成熟得非常好,潜在酒精含量为13-14o,而酸度比最近几年要高一些,这对于通常会在酒泥上陈酿的高品质葡萄酒来说,都是好兆头。

下海湾地区:3,450万公斤,几乎全部为阿尔巴尼诺(Albarino)
蒙特雷依:570万公斤,主要是歌德约(Godello)和特雷萨杜拉(Treixadura)
河岸地区:940万公斤
萨克拉河岸:520万公斤(门西亚Mencia 430万公斤)
瓦尔德奥拉斯:550万公斤(歌德约Godello 350万公斤)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25KB]

卡斯蒂亚莱昂
Castilla y Leon

在比埃尔索产区(DO Bierzo)6月和7月的暴风雨偶尔会带来冰雹,一些葡萄园还爆发了霜霉病。最重要的是,7月中旬天气非常炎热,导致葡萄坐果比2019年早了两周。8月24日采收工作就已经开始,一直持续到10月中旬。

在成熟期的最后阶段,晴朗的天气造就了高品质的葡萄,2020年的葡萄酒预期会“在丰富的果香和强烈的葡萄品种特性之间达到完美平衡”。

2020年的采收季也经历了一系列的变化,目的在于增加多样性并认可更多优质葡萄酒:Sobado,Torre del Biero和Tereno的城镇名称将首次出现在比埃尔索产区的葡萄酒标签上,传统的艾斯达拉迪亚(Estaladina)和梅仁萨(Merenzao)葡萄品种现在可以用于酿酒,比埃尔索产区的传统淡红酒“ Clarete”也获得了认证。

由于2019年夏季干燥,单产适中,希加雷斯产区(DO Cigales)的产量增加,这令种植者感到十分满意。与其他地区一样,在葡萄园中进行了密集的工作-在需要的地方处理葡萄藤,确保空气流通以保持葡萄藤的健康,带叶修剪-确保在采收时葡萄达到最佳的品质。预计白葡萄酒和桃红葡萄酒都将拥有良好的果香和结构感,而希加雷斯的红葡萄酒则具有很强的橡木桶陈年潜力。

杜埃罗河岸产区(DO Ribera del Duero)的采收特别具有挑战性。降雨迫使采摘者不得不在中途停下来,这将采收期延长至11月的第一周。这导致酒农们难以选择是早采,还是继续等待以获得更成熟的果实或两者兼顾。这里宽泛的土壤类型和海拔变化意味着某些地区相较于其他地方会更容易受到不利天气的影响。

对位于Quintanilla de Arriba (Roa de Duero) 的家族酒庄Sei Soto而言,Javier Zaccagnini深知这几年中的恶劣天气:“我们在春季有足够的降雨来保持葡萄藤在夏季炎热的月份中生长,并且仅仅几度之差躲过了春季的霜冻。与近年来不同的是,夏天的温度并不高,只有一个星期左右的高温,而且采收期也遇上了降雨。”采收期间的降雨是与其他年份相比最主要的区别 “真是大雨,两天内超过80升-这使事情变得复杂了很多”。

Sei Soto是少数下雨前进行采收的酒庄。“我的儿子冒着很大的风险才决定在下大雨之前进行采收……小雨可能对葡萄的质量有利,而大雨却适得其反。” Zaccagnini将Sei Soto的葡萄质量描述为“极佳”,并且他对酒庄2020年的红葡萄酒寄予了厚望。

其他人则坚信等一等是值得的,至少是部分的采收。而且在采收季异常寒冷的天气意味着不会造成腐坏的问题。Mariano Garciaz在该地区参与了许多采收季,他说Garmon Continental 酒庄(Tutela de Duero)在9月17日至19日的降雨前采收了40%的葡萄园。而在降雨之后,从Anguix采收的葡萄充满果香且风味深沉”,而从包括Moradillode Roa在内的其他地区采收的葡萄都“具有极好的成熟度”。

就总产量而言,杜埃罗河岸的采收量居于历史第三,比2019年更为丰盛,白葡萄品种也被计入(白葡萄酒之前未被列为法定产区葡萄酒类型)。

由此向西到托罗产区(DO Toro),葡萄的采收总量比去年大得多,红葡萄品种Tinta de Toro(Tempranillo在该区域的名称)超过了近年来的平均水平。这要归功于降雨量的增加,并且春季没有遇上严峻的天气灾害-没有霜冻,但与其他地方一样,葡萄园中需要进行大量工作以防止疾病的传播。5月的某些暴风雨天气对一些葡萄园造成了轻微的破坏。Mariano Garcia在描述Bodegas Mauro酒庄11月中旬采收季面临的挑战时说:“我们想要良好的香气和成熟度以及清新果香的萃取。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提早进行了采摘,并对葡萄进行轻微的萃取和短时间浸渍。这些尚年轻的葡萄酒从早期迹象来看非常有前景,“展现出优雅、精致和超强的陈年潜力” 他总结说。

附近的卢埃达产区(DO Rueda)几乎完全将重点转向了白葡萄品种青葡萄(Verdejo)。Bodegas Menade酒庄有机葡萄的栽培已经非常稳定,但在特别多雨的春季,“严格控制”显得尤为重要。根据MarcoSanz的说法,今年的状态相当典型,在酿造初期的Verdejo表现出良好的酸度,为葡萄酒的结构感和较长时间的陈年提供了潜力。

来自Belondrade y Lurton酒庄(La Seca)的Jean Belondrade说到,今年的降雨量对该地区来说不同寻常,因此为了适应气候条件,在有机栽培的葡萄园中及时采取行动尤为重要。夏季温度很高,导致葡萄要进行早采摘。他认为,与2019年份的“慷慨”特征相比,一种更加内敛的风格出现了。“ 2020年的葡萄汁非常新鲜,具有均衡的酒精度和香气。这些葡萄酒使我想起了2013年份,它们更具有大西洋的风格,并且陈年潜力非常好。

卢埃达产区2020年份将首次出现带有Gran Vino de Rueda(卢埃达特级葡萄酒)字样的葡萄酒,这是一种新的葡萄酒分级方式,来自30年或以上藤龄的葡萄园。这个分级制度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古老的葡萄园,并提高该地区优质葡萄酒的声誉。

比埃尔索:1,080万公斤(门西亚Mencia 860万公斤)
希加雷斯:820万公斤,主要是丹魄(Tempranillo)
莱昂:280万,主要是普列托皮库多(Prieto Picudo)
杜埃罗河岸:1.23亿公斤(白葡萄品种为150万公斤,包括阿比洛马约尔Albillo Mayor在内)
卢埃达(Rueda):1.128亿公斤(青葡萄Verdejo 9,820万公斤)
萨莫拉领地:717582公斤
托罗:2060万公斤(主要是托罗红Tinta de Toro)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45KB]

北部地区
Norte

纳瓦拉产区(DO Navarra)从其他地区严重的真菌病中得以幸免,这使采收量超越2019年。

Ochoa酒庄(Olite)的Adriana Ochoa说到:“从4月到10月,我们没有太多降雨-和该地区的大部分地区一样-既干燥又炎热。人们对病虫害的关注度并不高,不过因为在不恰当的时间段的降雨,导致6月爆发了霜霉病。”

她原本非常担心初夏的成熟速度,但是在8月24日开始采收之前,葡萄的成熟速度放缓。除了9月的一个非常炎热的星期之外,整个收获季节的温度相对凉爽,也没有太大的降雨问题。

她相信,2020年是“传统品种会非常厉害的一年”:“迷人、复杂而芳香的丹魄 (Tempranillo)” 以及“非常活泼明快的歌海娜(Garnacha)”。到11月中旬,Ochoa酒庄在干燥,寒冷以及没有可见贵腐菌的天气中,采摘了晚收的莫斯卡特(Moscatel)。

里奥哈产区(DOCa Rioja)见证了极为艰难的一年,恶劣的天气席卷了整个地区,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直到采收季过半较为寒冷的天气来临。

Maria José Lopez de Heredia描述到,这可能是家族酒庄自1877年在上里奥哈建立以来最艰难的年份之一。正如她所解释的:“问题开始于春季,风暴来得非常强烈且频繁,其中三场带着冰雹,导致霜霉病的产生并严重影响到了产量-这种对霜霉病来说“完美”的天气从1941年以来就从未出现过了!”

到仲夏时节,由于天气逐渐变暖,葡萄园的状况好转许多。但这也加速了(葡萄)原本就快的生长速度。她继续说:“在9月的第二周,第二波热浪使那些暴露在阳光下的葡萄逐渐脱水变干–这是因为之前在有些地区为了避免霜霉病的出现进行了叶冠修剪通风–但较高的酒精含量迫使我们不得不从9月17日开始提早采摘,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少见的。”

最终情况好转,因为夜间温度明显下降并且有适量的降雨:“通常在采收期时是不欢迎有降雨的,但今年有助于减缓糖分浓缩的速度,从而使酚类物质得以良好地发展……酸度的平衡和含量在采收时有所提高,尤其是生长周期较长的葡萄品种。”她总结说:“我们的采收量一直保持在平均线上–虽然霉菌在授粉过程中造成了损害,但是浆果一旦形成就不会造成影响。我们收获的葡萄质量很好,在某些特定的地块表现非常好,带有丰富、芳香的水果香气和浓郁的风味。”

在东里奥哈álfaro的Palacios酒庄,由于持续降雨和春季温暖气温导致湿度升高,霜霉病开始出现。这使团队在有机葡萄园中开始了与真菌害虫的搏斗,这场战斗最终也迎来了胜利。álvaro Palacios说:“我从未见识过到如此糟糕的霜霉病,我们必须在葡萄园里努力工作,但我们始终采用的是有机方式。”到6月中旬,降雨停止了,炎热干燥的天气有利于歌海娜在不同地块的成熟,在该地区恢复了传统品种的种植后,歌海娜几乎只种植在这里。尽管遇到了困难,álvaro Palacios还是对2020年的采收感到十分欣喜:“我们收获了非常健康的果实-这些葡萄酒看起来很棒,新鲜度很高……它们风味浓郁,集中度非常高。”

纳瓦拉:7400万公斤
里奥哈:4.099亿公斤(红葡萄品种3.637亿公斤;白葡萄品种4,630万公斤)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45KB]

阿拉贡
ARAGoN

就产量而言,阿拉贡各葡萄园的命运参差不齐,索蒙塔诺产区(DO Somontano)北部受恶劣天气的影响远远超过其他地区。在这里,包括琼瑶浆(Gewurztraminer)和霞多丽(Chardonnay)在内的白葡萄品种经受了暴风雨的考验;而降雨、春季霜冻和初夏的冰雹则对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梅洛(Merlot)等红葡萄品种造成了损失。

同时,在博尔哈原野产区(DO Campo de Borja),包括主要品种歌海娜(Garnacha)在内的所有品种的开花期都被描述为“卓越且发展均衡”,预示着良好的采收成果,该地区采收量明显高于去年。

今年卡里涅纳产区(DO Carinena)的采收量也很高,而主要品种歌海娜(Garnacha),丹魄(Tempranillo)和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的品质都被描述为“优异”。

卡拉塔尤德:1,250万公斤
博尔哈原野:3,550万公斤
卡里涅纳:9180万公斤;比去年增加60%
索蒙塔诺:1520万公斤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28KB]

马德里和卡斯蒂利亚-拉曼恰
Vinos de Madrid and Castilla-La Mancha

马德里产区(DO Vinos de Madrid)的春季温度要低于其他地区,春季霜冻破坏了一些地区的早熟品种。而且春天遭遇了大量的降雨和8月的再次降雨。但采收期间的降雨比平常少,且气温较凉爽,因此果实展现出平衡的酸度和酒精度,没有过度成熟。2020年,DO扩大了范围,将首都北部的11个市镇包括到了El Molar分区内。这里主要种植的葡萄品种是酿造红葡萄酒的歌海娜(Garnacha)以及酿造白葡萄酒和一部分起泡酒的马尔瓦尔(Malvar)。

同时,据报道今年整个卡斯蒂利亚-拉曼恰地区的采收量为2300万公升(葡萄酒和葡萄汁),略低于近年来的平均水平,仅占2020年西班牙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马德里(Vinos de Madrid):1100万公斤(预计)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40KB]

加泰罗尼亚和东南地区
Catalonia and the South-East

加泰罗尼亚地区迎来更多降雨,强度也明显增加。蒙桑特产区(DO Montsant)的Falset镇 2020年的降雨在622毫米左右,而2019年仅为194毫米。在这里,霜霉病同样是一个普遍问题,也造成了巨大损失。这是蒙桑特产区今年低产的主要原因,创下了该产区迄今为止产量最低的记录,而普里奥拉托产区(DOCa Priorat)的采收量也远低于2019年。

Fredi Torres居住在普里奥拉托和蒙桑特之间的Gratallops镇。“蒙桑特产区相较于普里奥拉托产区而言地势更为平坦,土壤中蕴含的水分更多,因此蒙桑特的情况更糟。” Fredi Torres将这个地区的夏季描述为“完美”–气温低于2019年,保水性增强。2019年是一个伟大的年份,但2020年更新鲜,酸度更高且更平衡。我认为陈年潜力会更好。”在两种主要的葡萄品种歌海娜(Garnacha)和佳丽酿(Carinena)中,前者对这气候条件适应得更好,而佳丽酿(Carinena)则“更敏感”。他总结说:“歌海娜(Garnacha)非常适合极端的地中海气候。”

对于整个加泰罗尼亚产区,在整个生长季节面临一系列挑战之后产量尚佳。霜霉病使有机生产变得尤为困难,而在内陆地区一些早熟品种成为春季霜冻的受害者,夏季干旱导致土壤为沙土和保水性差的葡萄园出现缺水问题。所有红葡萄品种的产量均显着下降,尤其是梅洛(Merlot)和丹魄(Tempranillo),而白葡萄品种表现更好,尤其是本地品种,如白歌海娜(Garnacha Blanca)、玛卡贝奥Macabeo(Viura)和帕内亚达(Parellada),帕内亚达(Parellada)是较晚熟的品种,得益于9月18日至19日的降雨。

尽管产量较低,但果实品质良好,酒精度和酸度平衡,果香充沛。2020年份也是桃红沙雷洛(Xarel.lo Rosado)葡萄品种的第一个年份,该品种现已成为加泰罗尼亚地区众多的种植品种之一。

对于马约卡岛上(比尼萨莱姆 DO Binissalem)的葡萄农来说,由于5月和6月的降雨导致了霜霉病病的问题,而6月和7月底相当典型的高温导致当地的红葡萄品种黑曼陀(Manto negro)提早采收,该品种占了近一半的采收量。

经过近几年极端干旱的气候条件,瓦伦西亚产区(DO Valencia)更高的降雨量受到欢迎。采收季的天气也很有利,因此产量较高,比2019年高约5%,且质量出众。

对于胡米亚产区(DO Jumilla)来说,情况非常相似,当地的莫纳斯特雷尔(Monastrell)葡萄品种(一种较晚熟的品种)非常适合整个生长期的天气。这里的产量比2019年增长了约15%,这导致今年许多高产量的葡萄园更高比例的采收没有达到胡米亚产区的规定限制。葡萄的品质被描述为“杰出的” ,甚至对许多人来说品质也是近几年来最好的。

加泰罗尼亚:3,230万公斤。
蒙桑特:550万公斤
普里奥拉托:410万公斤
比尼萨莱姆-马约卡:1百万公斤,比2019年减少26%。当地品种,例如红葡萄品种卡耶特(Callet)表现更好。
巴伦西亚:7,000万公斤(预计)
胡米亚:采收量颇丰,此报告不提供总收成(见上文)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56KB]

赫雷斯
Jerez-Xérès-Sherry

对于赫雷斯产区(DO Jerez-Xérès-Sherry)而言,2020年的收成较低,甚至比去年尚可的产量更低了。这是由于在春季大量降雨之前,秋季和冬季异常干燥。这里的葡萄农也必须在葡萄园中力抗霜霉病和白粉病。夏季初期,在“极端炎热的气候”下,葡萄藤生长迅速。但即使在相同的田间,果实的成熟度也会有很大的区别。8月5日在Macharnudo地区采收了第一批帕洛米诺(Palomino)葡萄,愈发凉爽的气温也将酒精度保持在有利水平。

赫雷斯:5340万公斤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30KB]

文章来源:https://www.foodswinesfromspain.com/spanishfoodwine/global/whats-new/features/feature-detail/spain-2020-wine-harvest.html
文章原作者:Patricia Langton


美酿文化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