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对中国的13亿澳元出口额消失,澳洲葡萄酒业面临着利润挤压,因为它要为2021年的葡萄丰收争夺新市场。

业内专家表示,800家葡萄酒公司在过去十年中建立了对中国的出口市场,但因为中国开征高达212%的惩罚性葡萄酒进口关税而突然丧失了这一市场,这些公司的利润空间将被严重削弱。

这与中国瞄准的其他行业形成鲜明对比,如澳洲煤炭,似乎早就成功分流到其他市场。

2月4日的数据显示,尽管中国向国有钢铁生产商和电厂下达了停止进口澳洲热能煤和焦煤的非正式法令,但经季节性调整后的月度煤炭出口额反而达到31.6亿澳元,创下四个月来的最大出口额。

在中国5月征收80%的关税后,澳洲大麦生产商也取得了一些胜利,上个月有一批麦芽大麦运往墨西哥,用于生产啤酒,对中东的出口也在低基数上再次上升。

2021年的葡萄收获量比过去两年中的任何一年都要大,预测为175万至180万吨,符合或略高于长期平均水平。

主要葡萄种植区的葡萄采摘工作正在顺利进行。

点击查看全图
点击查看原图 [41KB]

第二个困境是,由于新冠封锁措施导致销售代表无法在当地进行面对面的接触,公司很难撬开新的市场。

葡萄酒公司Taylor‘s Wines的首席执行官泰勒(Mitchell Taylor)说,寻找中国以外的替代市场是一项艰难的工作,而美国和日本等国家新出现的新冠病例浪潮,以及酒店业停工更加剧了这一问题。

“现在情况还是一团糟。美国的新冠疫情非常严重。”

泰勒一直从澳洲通过Zoom视频会议与美国的潜在客户沟通交流,并在芝加哥和洛杉矶等城市举办品酒会,但他说“这有点像是一只手被绑在背后”。

上周来自澳洲葡萄酒协会(Wine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去年年底对中国的出口量下降,但对英国的出口量有所回升。

但全国性的葡萄种植者和葡萄酒生产者机构——澳洲葡萄与葡萄酒协会(Australian Grape and Wine)的会长巴塔格莱纳(Tony Battaglene)表示,中国市场的规模很难弥补 “我认为利润率将面临压力。”

他说,即使英国、美国和欧洲等其他主要出口市场增长10%,也无法弥补失去中国市场的损失。

他说,对许多企业来说,要把业务从中国市场转移出去会很困难。

那些位于高产量、气候温暖的内陆地区,如南澳Riverland地区,已经建立起对华出口业务的公司将会面临沉重的财务打击。


美酿文化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